5年的時間,其實不長也不短,

夠讓一個年輕人圓夢,也夠讓一個凡人變成明星。

當電視機前看的、耳朵聽的,都跟自己如此貼近的時候,

這趟奇幻旅程就已經足夠回味一輩子。

當歌手 其實有這期待

周興哲在二○一四年正式成了歌手,到現在該體驗的、該冒險的,幾乎都做過了,開演唱會、寫了好幾首很夯的歌、專輯一張一張發,其實回到當年才十九歲的自己,初衷其實很單純。

「進入歌壇最想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發專輯,高中創作時就想發一張個人專輯;第二件事是上喜歡的節目,像是《康熙來了》(康熙),國、高中的時候就很常看《康熙》,想說『有一天要去上一下,要去跟小S姐聊天、玩』,我還記得第一次上《康熙》覺得很不可思議;第三就是辦個人演唱會。」

演唱會的夢想排序竟還在上《康熙》後面,可見當時周興哲的野心真的不大,就是以自己的樂趣和興趣當作出發點,但也還好有這份純粹,這幾年走下來,不會把自己愈捧愈高,反而知道要貼近「市場」,這個讓音樂創作人又愛又恨的緊箍咒。

因演唱電視劇《16個夏天》片尾曲,周興哲和林心如、許瑋甯、謝佳見、鄒承恩成為好友。(圖/寬宏藝術提供)
因演唱電視劇《16個夏天》片尾曲,周興哲和林心如、許瑋甯、謝佳見、鄒承恩成為好友。(圖/寬宏藝術提供)

發行個人專輯前,周興哲就因為唱了夯劇《十六個夏天》片尾曲〈以後別做朋友〉初嘗走紅滋味,這首歌是他寫的;相隔兩年,第二張個人專輯的〈你,好不好?〉很紅,也是他寫的。然後,周興哲放心地邁開腳步,開始享受音樂的奇幻旅程。

「可能前兩張專輯在亞洲市場有考量,第三張專輯我開始擔任自己的製作人,反而不會全部往大眾去考量,有些歌是我自己很喜歡、有些是我朋友很喜歡,但不一定每個人都喜歡。」

放膽玩 這專輯可以了

周興哲堅持在第三張專輯裡面一半曲目都放電音,怎麼會有那麼大的空間跟勇氣?答案很簡單,因為裡面有收錄一首抒情歌叫〈如果雨之後〉,又是一首紅到不行的作品。周興哲坦言:「〈以後別做朋友〉成績很好,發第二張專輯時有滿大的壓力,那時候突然停止創作,去做其他事情,打籃球、跟朋友聊天,繼續過我的生活,不要把所有壓力都放在創作上面,之後靈感又回來了。」

音樂類型越走越寬,周興哲總是能嗅出適合自己、適合市場的方向。(圖/戴世平攝)
音樂類型越走越寬,周興哲總是能嗅出適合自己、適合市場的方向。(圖/戴世平攝)

「我沒有創作長達兩個多月,當然中間有寫一些歌,有一天收工回家路上突然有個旋律跑出來,就是〈你,好不好?〉,寫完有很大的自信『這張專輯可以了』。」果然,第二張專輯又成功了。「我因為聽很多旋律,自己會判斷什麼是我會記住的,或是比較沒那麼有印象的旋律,依照我自己的判斷拉到大眾的角度,現在還滿準的。」

〈如果雨之後〉又是一首被周興哲判定成功(果然也成功)的作品,其他歌要怎麼揮灑全憑自己,「情歌是我的強項,但我很多東西都很厲害」,這句話出自一個二十四歲的年輕人,雖然對自己很自豪,但又令人不得不認同,最近推出新專輯的周興哲,把歌寫好、進入製作期,開始用這兩年來上網自學的編曲、調音等新本事,打造自己想要的音樂,雖然「壓力山大」,但愈來愈覺得有趣,這麼放膽玩,因為也寫了一首「這張專輯可以了」的歌,滿足自己、滿足歌迷、滿足市場。

想寫歌 安慰陪伴聽眾

算算周興哲有不少頭銜──小天王、北高巨蛋開唱歌手……,但對他來說,最喜歡的是「音樂成績在周杰倫、林俊傑下面,有兩首YouTube點擊破億單曲」,當然就是〈以後別做朋友〉跟〈你,好不好?〉,因為對過去那個還不是歌手的周興哲來說,這些華語音樂天王給他啟發,在家裡看著金曲獎頒獎典禮、聽著那些從小陪著他長大的經典,也連帶影響周興哲的創作。

「寫歌真的不好寫,看你往哪個角度出發、想去表達給聽眾是什麼感覺,那很重要,創作對我來說,出發的角度都是陪伴跟安慰,國、高中時的創作是我很喜歡做的事情,我當時也沒想到會專業到去寫歌,純粹像是我喜歡打籃球、我喜歡寫歌……,可以消化時間,也得到很多自信和鼓勵。」

最讓周興哲開心的,是能跟在周杰倫跟林俊傑之後有點擊破億的作品。(圖/戴世平攝)
最讓周興哲開心的,是能跟在周杰倫跟林俊傑之後有點擊破億的作品。(圖/戴世平攝)

於是,周興哲用不同的方式創作,靈感一來馬上記在手機裡、坐在鋼琴前完全投入,或是看完電影剛哭過……,都是他寫歌的方法。以前當然也走過那段為賦新辭強說愁的憂鬱階段,但現在漸漸成為生活的揮灑。當該寫歌了,幻想著自己進入那個情境;寫完之後,小小慶祝一下,把當時的情緒放掉,又交出一個新作品。不只是創作,還有當一個音樂人、當一個舞台上的明星、當一個寫故事的作者……。幾段交織的奇幻旅程,不只音樂豐富了別人,最滿足的其實是自己。

國民情歌暖男 周興哲

生日:1995年6月22日

音樂作品:

2014年《學著愛》

2016年《愛,教會我們的事》

2017年《如果雨之後》

2019年《終於了解自由》

服裝:Louis Vuitton、Dior Men提供

造型:Ting

玄彬演出高富帥的角色,幾乎等同收視保證,從《我叫金三順》、《祕密花園》到《阿爾罕布拉宮的回憶》,觀眾就是愛看他演貴公子。在新戲《愛的迫降》中,玄彬飾演北韓總政治局局長的兒子「利正赫」,來頭依然不小。

繼《祕密花園》後,玄彬暌違九年再接拍愛情喜劇,在《愛的迫降》飾演北韓精銳軍官「利正赫」。劇中他在出任務時,巧遇因滑翔傘意外而迫降在北韓的財閥之女「尹世理」(孫藝真 飾),兩人因國情差異,經歷一連串的爆笑插曲,進而發展出一段禁忌之戀。

二○一八年玄彬與孫藝真於電影《極智對決》首度合作,擦出亮眼火花,去年更因為被拍到同遊美國超市而傳出緋聞。這次兩人無懼外界眼光再次攜手,玄彬直言:「就是想和孫藝真合作,才會爽快接演《愛的迫降》。」他認為與第一次共事的演員要花時間配合,「但我們現在可以輕鬆地去聊有關作品的事,或是提供拍攝意見。」

劇中「利正赫」彈得一手好鋼琴,玄彬為此勤練琴藝,並惡補北韓方言二個半月,「為了看起來可以讓人依靠,我也練了身體。」他自認與利正赫有些雷同之處,「默默地工作,還有會照顧自己人的那一面,我覺得有一點相似。」

玄彬上一次演愛情喜劇,是9年前與河智苑主演的《祕密花園》。(圖/翻攝自網路)
玄彬上一次演愛情喜劇,是9年前與河智苑主演的《祕密花園》。(圖/翻攝自網路)

玄彬在新戲《愛的迫降》中,飾演北韓總政治局局長的兒子「利正赫」,來頭依然不小,戲外的他同樣家底深厚,據韓國談話節目的爆料,玄彬的身家至少有135億韓圓(約新台幣3.8億元)。

詮釋富二代深獲觀眾肯定的玄彬,就連飾演北韓軍官,也是北韓總政治局局長之子。(圖/Netflix提供)
詮釋富二代深獲觀眾肯定的玄彬,就連飾演北韓軍官,也是北韓總政治局局長之子。(圖/Netflix提供)

韓國談話節目《聽見傳聞》日前提及,玄彬曾因儲蓄有功,在二○一三年獲得總統表彰,當時他大方公開儲蓄金額為三十五億韓圓(約新台幣一億元)。這個數字對韓流明星來說似乎不算多,不過熟知演藝生態的節目來賓表示,假設藝人的片酬是一億,扣除必要支出、公司拆帳與四成稅金後,真正落袋的只剩四千萬元。

不畏緋聞的玄彬和孫藝真,在新戲《愛的迫降》中二度合作。(圖/Netflix提供)
不畏緋聞的玄彬和孫藝真,在新戲《愛的迫降》中二度合作。(圖/Netflix提供)

除了存款,玄彬也曾在二○一三年花費四十八億韓圓(約新台幣一‧三億元)買房,該棟房產目前市值漲了至少一倍;保守估計,玄彬的不動產加上存款,至少高達一百三十五億韓圓(約新台幣三‧八億元),而近六年他共演出了三齣戲劇和五部電影,收入只會更多。玄彬理財有術,演出高富帥的角色毫無違和感,難怪觀眾愛看。

同一個經紀公司的謝翔雅和宋城希首度見面時,謝翔雅貼心地開啟宋城希感興趣的話題,讓慢熟的宋城希放鬆很多,兩人的感情也愈來愈好,宋城希大讚謝翔雅是「值得人疼愛的女孩」,謝翔雅則以「現代花木蘭」形容宋城希活潑直率的個性。同門姐妹倆一談起吃喝,才發現對方都是大胃王,不過,喜愛的穿搭風格卻截然不同!

謝翔雅和宋城希這對同門師姐妹,都熱愛下廚,聊起拿手菜時,謝翔雅自謙說沒有什麼拿手菜,卻不經意洩漏出賢慧的一面,「前陣子會在家桿麵皮做水餃,最近比較常做餅乾甜點,因為想做給朋友的小孩吃。」

目前在外租屋的宋城希,則是從小被教導「要吃,自己要會煮」,因此練就一身好廚藝,基本家常菜都難不倒她,時常在家簡單下個麵或煮鍋五穀雜糧紅藜米飯,再配上蛋、青菜、香菇等,吃得相當養生。

媽媽警告 不許再吃

身材纖細的謝翔雅食量雖不大,但「續航力很強」,她自爆總是吃到被媽媽警告「可以不要再吃了嗎?」

由於以前家境不太好,因此宋城希在工作時,如果可以吃到菜色豐富的免費便當,就會不自覺的多吃幾個填飽肚子,甚至一次能吃掉三個便當,她驕傲地說:「我都吃光光喲!」堪稱是個大胃王。

看到有多的便當,宋城希還會拜託廠商讓她帶回家,餓的時候再蒸熱來吃。雖然一席話令大家聽得心疼,但宋城希開朗地說:「我現在食量變小很多了啦!不用帶便當回家了。」

宋城希喜愛服飾店「Who Cares」有自己的設計款式,不容易撞衫。(圖/焦正德攝)
宋城希喜愛服飾店「Who Cares」有自己的設計款式,不容易撞衫。(圖/焦正德攝)

必備靴子 展現帥氣

時常相約逛街的謝翔雅和宋城希,受訪當天,姊妹倆先到「CAMPUS CAFE」光復店小祭五臟廟,再一起到宋城希推薦的服飾店「Who Cares」血拚。宋城希說,光是店名「誰在乎」表達出的率性態度,就讓她非常喜愛,「這家店擁有自己的設計團隊,而且不容易撞衫,也能搭配出屬於自己的風格。」

兩人風格迥異,謝翔雅私下愛穿裙裝、而宋城希偏好T恤搭配牛仔褲。(圖/焦正德攝)
兩人風格迥異,謝翔雅私下愛穿裙裝、而宋城希偏好T恤搭配牛仔褲。(圖/焦正德攝)

個性隨性的宋城希,私下喜歡簡單穿搭,經常是T恤、牛仔外套配上牛仔褲或寬褲,走的是帥女孩路線,必備的單品則是靴子,「你不覺得穿上靴子就很帥嗎?搭配什麼都好看。」

謝翔雅的私服風格和宋城希天差地遠,由於不愛雙腿被褲子束縛的感覺,她的衣櫃裡大部分是裙裝,也偏愛能讓自己感到放鬆、自在的球鞋,「不過,我會看和哪個朋友出門,盡可能穿的跟對方是同個世界的人。」實在相當貼心。

謝翔雅對宋城希相當照顧,讓宋城希感恩在心。(圖/焦正德攝)
謝翔雅對宋城希相當照顧,讓宋城希感恩在心。(圖/焦正德攝)

貼心女孩 謝翔雅

生日:3月30日(牡羊座)

身高:165cm

戲劇作品:

《愛情白皮書》、《通靈少女》、《 愛上北斗星男友 》、《聶小倩》、《我的15分鐘》等。

現代花木蘭 宋城希

生日:10月6日(天秤座)

身高:168cm

電影作品:

青年創業微電影《雙鶴集團》、《情.份》、《愛的路上我和你》等。 

Who Cares 忠孝旗艦店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忠孝東路四段181巷40弄4號1樓

營業時間:12:00至21:00

CAMPUS CAFE 光復店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光復南路260巷23號

營業時間: 11:00至22:00

瑪格麗特披薩8吋 220元(圖/焦正德攝)
瑪格麗特披薩8吋 220元(圖/焦正德攝)
奶油明太子總匯海鮮扁麵 300元(圖/焦正德攝)
奶油明太子總匯海鮮扁麵 300元(圖/焦正德攝)
野莓冰沙 160元(圖/焦正德攝)
野莓冰沙 160元(圖/焦正德攝)

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

有王子的表象,性格卻壓抑又憂鬱,

在不被認同的世界裡尋求救贖。

過去的「歌手」鼓鼓一派繽紛熱鬧,

但其實包裝在彩色糖衣底下,

卻是夜夜難眠的哈姆雷特。

我這輩子沒好睡過……

      「我是一個悲觀的人,我說『明天還是要來』是很無奈的,除非今天不在這個世界上,不然一定要面對明天,每天都有不一樣的事情發生。我這輩子沒好睡過、腦子會一直轉,國中就常三、四點睡,被情緒影響很大,一個情緒進來就出不去了,現在都是吃藥睡,之前告訴醫生我每天都作夢,甚至連內容都記得,醫生給我開了比較放鬆的藥,雖然還是會作夢,但是不記得了。」

        獨立樂團出身的鼓鼓,二○○九年以「MP魔幻力量」團員出道當發片歌手,其實他初期兩邊都努力兼顧,撐到二○一三年,才覺得真的忙不過來,只能逐漸割捨獨立樂團那一邊,沒辦法「玩音樂」、只能「做音樂」。在主流市場的包裝下,即便身在他自覺「不自在」的環境,也只能催眠自已「要自在」。

  於是,為了融入歌手工作(或是強迫自己迎合),從小不愛拍照的鼓鼓,開始學著面對鏡頭、學習擺出偶像般的笑容,學著滿足大家,卻滿足不了自己,心裡的空洞愈來愈深、陽光照不到的範圍愈來愈大。

  「我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時的舉止、外表和公司的宣傳方式,可能讓外界覺得我愛玩,但我其實根本不出門,外在會影響很多事情,大家對我的誤會太深了,誤會深不是在怪大家,我是在想我做了什麼事情,會讓大家對我的認同、跟我對自己的認同差距那麼大。」

鼓鼓新專輯挖出自己深層黑暗那一面,勇敢面對、勇敢攤給外界看。白色襯衫by MCM,格紋褲 by FENDI(圖/莊立人攝)
鼓鼓新專輯挖出自己深層黑暗那一面,勇敢面對、勇敢攤給外界看。白色襯衫by MCM,格紋褲 by FENDI(圖/莊立人攝)

我不知道我快不快樂……

  「我慢慢變得滿勇敢的,如果問我出第一張專輯時開心嗎?我真的不知道,我喜歡跳舞,可能潛意識告訴我做得到,所以唱跳。可是我快樂嗎?我不知道,但是看到歌迷開心我很快樂,可以讓別人快樂這事情讓我快樂,因為我不快樂,所以希望別人快樂,心裡才有滿足感,很可悲……。」

  放下你眼中、心裡對鼓鼓的印象,他其實很黑暗,從小寂寞造就他的沒自信跟不安全感。父親離世後,更讓鼓鼓失去笑容,他一肩扛起照顧媽媽和妹妹的責任,家庭因素讓他樂觀不起來,與其要怨懟,不如和解,與其改變,倒不如認清,鼓鼓就是寂寞孤單的人,現在也還是,但那又如何?說出口了,舒服多了,還是一樣沒自信,那又如何?

  這次鼓鼓的新專輯《蟲洞》是一段旅程,原本想呈現他從小到大聽到音樂的美好、看世界的不同角度,想不到愈走愈深,開始血淋淋地挖掘自己的過去。鼓鼓不怕把自己的人生赤裸裸攤開,「我的沒自信來自家庭的缺陷,比如家庭跟我的感情不夠好,導致我不喜歡回家,家對我來說沒有歸屬感,把門打開才能長大,從更高的點看這個世界,我邊做這張專輯邊長大,用這種方式說出來是種勇敢。」

原以為沒家人的愛,但年紀漸長,鼓股發現得到的不比別人少。白色襯衫by MCM,黑白格紋毛衣 by Lacoste,咖啡色褲子 by Fendi(圖/莊立人攝)
原以為沒家人的愛,但年紀漸長,鼓股發現得到的不比別人少。白色襯衫by MCM,黑白格紋毛衣 by Lacoste,咖啡色褲子 by Fendi(圖/莊立人攝)

我沒有得到愛過……

  幾十年下來,鼓鼓築的牆實在太厚、太高,要面對已經很難、要打破更不容易,有首歌的詞(是哪一首歌請你去探索)至少寫了五個版本,一開始充滿了負面與恨意,像是「人家放學都是回到家,我的家就是沒有人的操場」,沉重到讓人不敢直視,但現在媽媽年紀大了、需要兒子了,雙方慢慢理解、慢慢和解,那種恨也就開始放下了。

  「我一直認為我沒有得到愛,可是媽媽已經把可以給的愛都給我了。」要從一個成年人口中說出這句話,需要多大的勇氣?

  一直到專輯做到尾聲,鼓鼓想像出會想走什麼樣的方向,跟多年好友的製作人討論,不能確定身在流行產業,這樣的大膽適不適合,鼓鼓說:「反正好像我從來也沒做過安全的事……。」

  「把靈魂注入專輯裡後,音樂能量愈來愈強,歌詞才會反覆改那麼多次,歌詞和故事上不能沒有生命,沒有生命就不能駕馭音樂,只要有人懂就值得了。」不只是要聽的人懂,連他自己也都是慢慢才懂,懂得抬頭看窗外的風景、懂得把門打開、懂得察覺外界的美好,至於什麼時候懂得踏出心裡那扇門?遲早、很快、我相信。

前MP魔幻力量DJ 鼓鼓

本名:呂思緯

生日:1984年4月28日

個人專輯:

2016年《MAKE IT REAL可以唷》

2019年《蟲洞》

從陳建州(黑人)主持的《美少女時代》出道後,邱楷雯(Doris)曾與懷秋、張書豪合演《惡男日記》;三年前年僅二十二歲的她,毅然創辦嬰幼品公司「種子村」,目前生意遍及兩岸,代理的手工寶寶布書,更掀起網路團購熱潮。然而創業期間,Doris除了賠上健康,還多次瀕臨破產,甚至遇上前合夥人恐嚇、勒索,一路血淚十分辛苦。

曾參加過《美少女時代》節目的Doris,當時青春洋溢。
曾參加過《美少女時代》節目的Doris,當時青春洋溢。

採訪當天,Doris剛從大陸抵台,準備到公司親自包貨、出貨,一身輕裝的她,看起來就是個年輕、沒有太多煩惱的女孩,一開口卻有著超齡的穩重感。

研發餐具慘賠上百萬

三年前從大學畢業後,Doris飛到大陸在一家嬰兒用品店打工,從此喜歡上這個產業,並嗅到商機,不久就決定成立「種子村」嬰幼兒用品公司。籌辦期間,她為了研發嬰幼餐具組,前後賠了一百多萬元,多次瀕臨破產;由於深知得備妥銀彈周轉,以備不時之需,Doris同時在大陸當起直播主,並接拍視頻、廣告等,開啟斜槓人生兼職四份工作。

 熱愛工作的Doris在辦公室總是親力親為。(圖/戴世平攝)
熱愛工作的Doris在辦公室總是親力親為。(圖/戴世平攝)

公司成立後,Doris也搶攻大陸幼教市場,因此除了必須兩地奔波,還需應酬、參展、辦活動,每天都很疲累,「台灣公司剛成立時,只有一個員工,我在北京遠端操作;白天處理北京公司的事,半夜下班再處理台灣公司的事。」

就在Doris忙得昏天暗地之際,合夥人建議換間新辦公室,並聲稱願意支付全額設備費用,豈料事後卻反悔,導致兩人以拆夥收場。Doris透露,對方後來又回頭勒索要錢,甚至狠發恐嚇訊息,幸好她報案後,事件平安落幕。

三度急診差點胃穿孔

全力拚事業的Doris,長期飲食不正常又睡眠不足,去年在大陸時,感染病毒性感冒並差點胃穿孔,經歷三次急診,卻怎麼都醫不好,「因為我在醫院還是在處理公事,完全沒休息。」Doris坦言。

為確保商品品質,邱楷雯仔細檢查確認無誤再裝箱。(圖/戴世平攝)
為確保商品品質,邱楷雯仔細檢查確認無誤再裝箱。(圖/戴世平攝)

當時為了健康,Doris只好辭去大陸工作,回台休養一個月。不過,即使健康亮起紅燈,她卻放不下熱愛的工作,並常對自己說:「只要開始就沒有停下來的藉口,只要開始就沒有所謂的終點。」

經過三年的努力,今年五月,Doris成功搶下香港蒙特梭利手工寶寶布書的代理權,更在網路上掀起團購風潮。最近Doris推出全新的公主系列,吸引許多網紅主動上門談合作;她還聯手伊甸基金會,推出五百份二○二○年月曆,收益將全數捐出做公益。

25歲的的Doris已是嬰幼兒用品公司的負責人。(圖/戴世平攝)
25歲的的Doris已是嬰幼兒用品公司的負責人。(圖/戴世平攝)

談起未來,Doris信心滿滿,她希望未來公司的商品都能好看又實用,成為「嬰幼兒界的網紅產品」!

嫩妹CEO邱楷雯(Doris)

年齡:25歲

出道:《美少女時代》

作品:偶像劇《惡男日記》、國片《元寶C計畫》、Villa Air Bali代言人。

廣告:中國銀行、中國人壽、央視公益、屈臣氏、肯德基、台灣悠遊卡等。

現職:種子村有限公司(Seed Village Ltd.)創辦人、線上表演教育平台內容經理

鼓鼓的原生家庭讓他沒有自信,想要改變、想要突破,但幾十年下來築的牆實在太厚、太高,要面對已經很難、要打破更不容易,有首歌的詞(是哪一首歌請你去探索)至少寫了五個版本,一開始充滿了負面與恨意,像是「人家放學都是回到家,我的家就是沒有人的操場」,沉重到讓人不敢直視,但現在媽媽年紀大了、需要兒子了,雙方慢慢理解、慢慢和解,那種恨也就開始放下了。

「我一直認為我沒有得到愛,可是媽媽已經把可以給的愛都給我了。」要從一個成年人口中說出這句話,需要多大的勇氣?

一直到專輯做到尾聲,鼓鼓想像出會想走什麼樣的方向,跟多年好友的製作人討論,不能確定身在流行產業,這樣的大膽適不適合,鼓鼓說:「反正好像我從來也沒做過安全的事……。」

「把靈魂注入專輯裡後,音樂能量愈來愈強,歌詞才會反覆改那麼多次,歌詞和故事上不能沒有生命,沒有生命就不能駕馭音樂,只要有人懂就值得了。」不只是要聽的人懂,連他自己也都是慢慢才懂,懂得抬頭看窗外的風景、懂得把門打開、懂得察覺外界的美好,至於什麼時候懂得踏出心裡那扇門?遲早、很快、我相信。

莎士比亞筆下的哈姆雷特,

有王子的表象,性格卻壓抑又憂鬱,

在不被認同的世界裡尋求救贖。

過去的「歌手」鼓鼓一派繽紛熱鬧,

但其實包裝在彩色糖衣底下,

卻是夜夜難眠的哈姆雷特。

「我是一個悲觀的人,我說『明天還是要來』是很無奈的,除非今天不在這個世界上,不然一定要面對明天,每天都有不一樣的事情發生。我這輩子沒好睡過、腦子會一直轉,國中就常三、四點睡,被情緒影響很大,一個情緒進來就出不去了,現在都是吃藥睡,之前告訴醫生我每天都作夢,甚至連內容都記得,醫生給我開了比較放鬆的藥,雖然還是會作夢,但是不記得了。」

獨立樂團出身的鼓鼓,二○○九年以「MP魔幻力量」團員出道當發片歌手,其實他初期兩邊都努力兼顧,撐到二○一三年,才覺得真的忙不過來,只能逐漸割捨獨立樂團那一邊,沒辦法「玩音樂」、只能「做音樂」。在主流市場的包裝下,即便身在他自覺「不自在」的環境,也只能催眠自已「要自在」。

於是,為了融入歌手工作(或是強迫自己迎合),從小不愛拍照的鼓鼓,開始學著面對鏡頭、學習擺出偶像般的笑容,學著滿足大家,卻滿足不了自己,心裡的空洞愈來愈深、陽光照不到的範圍愈來愈大。

「我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時的舉止、外表和公司的宣傳方式,可能讓外界覺得我愛玩,但我其實根本不出門,外在會影響很多事情,大家對我的誤會太深了,誤會深不是在怪大家,我是在想我做了什麼事情,會讓大家對我的認同、跟我對自己的認同差距那麼大。」

前MP魔幻力量DJ 鼓鼓

本名:呂思緯

生日:1984年4月28日

個人專輯:

2016年《MAKE IT REAL可以唷》

2019年《蟲洞》

鼓鼓說:「我推出第一張個人專輯時的舉止、外表和公司的宣傳方式,可能讓外界覺得我愛玩,但我其實根本不出門,外在會影響很多事情,大家對我的誤會太深了,誤會深不是在怪大家,我是在想我做了什麼事情,會讓大家對我的認同、跟我對自己的認同差距那麼大。」

「我慢慢變得滿勇敢的,如果問我出第一張專輯時開心嗎?我真的不知道,我喜歡跳舞,可能潛意識告訴我做得到,所以唱跳。可是我快樂嗎?我不知道,但是看到歌迷開心我很快樂,可以讓別人快樂這事情讓我快樂,因為我不快樂,所以希望別人快樂,心裡才有滿足感,很可悲……。」

放下你眼中、心裡對鼓鼓的印象,他其實很黑暗,從小寂寞造就他的沒自信跟不安全感。父親離世後,更讓鼓鼓失去笑容,他一肩扛起照顧媽媽和妹妹的責任,家庭因素讓他樂觀不起來,與其要怨懟,不如和解,與其改變,倒不如認清,鼓鼓就是寂寞孤單的人,現在也還是,但那又如何?說出口了,舒服多了,還是一樣沒自信,那又如何?

這次鼓鼓的新專輯《蟲洞》是一段旅程,原本想呈現他從小到大聽到音樂的美好、看世界的不同角度,想不到愈走愈深,開始血淋淋地挖掘自己的過去。鼓鼓不怕把自己的人生赤裸裸攤開,「我的沒自信來自家庭的缺陷,比如家庭跟我的感情不夠好,導致我不喜歡回家,家對我來說沒有歸屬感,把門打開才能長大,從更高的點看這個世界,我邊做這張專輯邊長大,用這種方式說出來是種勇敢。」

有「天菜主播」之稱的劉傑中發行個人慈善年曆邁入第6個年頭,被遊說寬衣解帶露個身材給敲碗的粉絲福利,不料劉傑中聽到卻說:「都幾歲了還脫啊?」在工作人員極力說服下他笑說:「好啦!那又不是月曆主軸,點到為止就好。」

劉傑中被誤認為男模。(圖/艾迪昇提供)
劉傑中被誤認為男模。(圖/艾迪昇提供)

劉傑中工作滿檔,凡事心思縝密的他卻為主題苦惱3個月,最後在經紀公司鼓勵下飛往蘊含亙久文藝史的法國進行拍攝。他對教育單位特別關注,這次慈善年曆販售所得扣除成本將全額送暖至東部地區偏遠教育單位,劉傑中語重心長說:「東部偏遠地區教育資源沒那麼好,我們能做的就是製造些機會讓更多人關注他們。」希望藉由這次機會能拋磚引玉,讓看見的人也一起送暖給需要幫助的人。

劉傑中這回飛往巴黎巧遇法國大罷工,拍攝行程稍微受影響,他說:「因為大家都罷工吧,任何時間點都車水馬龍,差點影響到拍攝行程。」有趣的是,酒吧外的當地人熱情問他:「是來自東方的男模嗎?」得知劉傑中職業為主播後大讚超會擺Pose,讓他又驚又喜,他打趣說:「要不是因為工作,我真會在中午和那位法國人喝杯小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