奢華

王陽明、蔡詩芸同台力挺宇舶藍寶石腕錶展,霸氣大秀奢華彩虹、透明陀飛輪鍊帶款

王陽明、蔡詩芸同台力挺宇舶藍寶石腕錶展,霸氣大秀奢華彩虹、透明陀飛輪鍊帶款
王陽明、蔡詩芸明星夫妻檔,聯袂詮釋HUBLOT藍寶石腕錶的繽紛魅力。(圖╱HUBLOT提供)

擅長打造複雜機芯與特殊錶殼的HUBLOT宇舶錶,堪稱把玩極致堅硬、耐磨的藍寶石材質高手,如今再次運用在高複雜錶款「MP」系列中,強勢推出「Big Bang MP-11」彩虹藍寶石腕錶。在全球媒體預覽會上特別邀得王陽明、蔡詩芸連袂詮釋,並同步舉辦藍寶石腕錶主題展,一次完整盡覽宇舶旗下包括:「Big Bang Integral」藍寶石陀飛輪鍊帶腕錶、「Big Bang Unico」紅色及黃色藍寶石計時碼錶、「Spirit of Big Bang」藍色藍寶石計時碼錶,以及「Spirit of Big Bang」SAXEM計時碼錶等豐富錶款。

IWC「大飛」古董、超限量錶款首度進駐南台灣,聯手高登鐘錶打造簡約時尚新地標

蔡詩芸佩戴HUBLOT「Big Bang MP-11」彩虹藍寶石腕錶,展現俐落率性。(圖╱焦正德攝影)
蔡詩芸佩戴HUBLOT「Big Bang MP-11」彩虹藍寶石腕錶,展現俐落率性。(圖╱焦正德攝影)

45毫米霸氣錶殼、充滿潮流科技感的HUBLOT「Big Bang MP-11」彩虹藍寶石腕錶,靈感源自超跑引擎的機械結構,在錶圈鑲嵌48顆長方形切割彩色寶石,包括紅寶石、粉色藍寶石、紫水晶、藍色藍寶石、水藍拓帕石、沙弗萊石、黃色藍寶石和橙色藍寶石;錶冠與白色橡膠錶帶的同色立體造型,呼應螺旋式齒輪機構。搭載自製MP-11手動上鍊機芯,7個垂直排列的發條盒透過鏤空錶盤清晰可見,提供長效14日動力儲存,全球限量50只。

HUBLOT「Big Bang MP-11」彩虹藍寶石腕錶,45mm,藍寶石鏡面錶殼,限量50只╱3,990,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Big Bang MP-11」彩虹藍寶石腕錶,45mm,藍寶石鏡面錶殼,限量50只╱3,990,000元。(圖╱HUBLOT提供)
王陽明佩戴HUBLOT「Big Bang Integral」藍寶石陀飛輪鍊帶腕錶,流露迷人風範。(圖╱焦正德攝影)
王陽明佩戴HUBLOT「Big Bang Integral」藍寶石陀飛輪鍊帶腕錶,流露迷人風範。(圖╱焦正德攝影)

HUBLOT「Big Bang Integral」藍寶石陀飛輪鍊帶腕錶,由藍寶石打造錶殼與鍊帶,為追求通透的極致表現,不僅重新調整錶殼和機芯架構,更首度特製全新鈦金屬錶栓,提供服貼舒適的佩戴感。此外,為了搭載陀飛輪機芯,宇舶徹底翻新錶殼造型,盡可能移除所有可見的螺絲,以便能夠和藍寶石鍊帶完美融為一體,並重新設計錶橋與主要機板,營造機芯零件清晰穿透的視覺效果。藍寶石鍊帶由165枚零件所構成,其中22個零件完全由藍寶石製成。

HUBLOT「Big Bang Integral」藍寶石陀飛輪鍊帶腕錶,43mm,拋光藍寶石錶殼,限量30只╱13,080,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Big Bang Integral」藍寶石陀飛輪鍊帶腕錶,43mm,拋光藍寶石錶殼,限量30只╱13,080,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Big Bang Unico」紅色藍寶石計時碼錶,45mm,拋光紅色藍寶石錶殼,限量250只╱2,289,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Big Bang Unico」紅色藍寶石計時碼錶,45mm,拋光紅色藍寶石錶殼,限量250只╱2,289,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Spirit of Big Bang」藍色藍寶石計時碼錶,42mm,拋光藍色藍寶石錶殼,限量100只╱3,270,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Spirit of Big Bang」藍色藍寶石計時碼錶,42mm,拋光藍色藍寶石錶殼,限量100只╱3,270,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Spirit of Big Bang」SAXEM計時碼錶,42mm,拋光綠色SAXEM錶殼,限量100只╱3,957,000元。(圖╱HUBLOT提供)
HUBLOT「Spirit of Big Bang」SAXEM計時碼錶,42mm,拋光綠色SAXEM錶殼,限量100只╱3,957,000元。(圖╱HUBLOT提供)

猜你喜歡

TOP

  1. 金馬58/鍾孟宏感謝太太 李安卸任最後屆主席
  2. 慶「劉冠廷」奪金馬男配角!全家咖啡「買一送一」,限時一天快搶!
  3. 金馬58/張震隔30年終於奪獎 被誤會「難親近」後台親解釋
  4. 金馬58/賈靜雯《瀑布》封后:感謝生命的每件事
  5. 金馬58/艾怡良拿金馬喊獲得認同 台下透露曾想「換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