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星談心/吃剩便當蝸居套房 溫妮月賺六千曝單親難關

星談心/吃剩便當蝸居套房 溫妮月賺六千曝單親難關
溫妮發行首張專輯《問題少女》一圓唱歌夢。(圖/林士傑攝)

過了三十歲,出了一張叫做《問題少女》的專輯,溫妮愛發問的性格,在《木曜四超玩》表露無遺;問題是,關於「少女」二字,她有著什麼樣的執著?

「誰規定三十歲一定要是什麼樣子?如果可愛是我的特色,為什麼我要拚命擺脫它?」

溫妮直率而坦白,和這樣的人相處很輕鬆,但下一秒也很可能被氣死。她對自己的事業規劃充滿想法,對於少女人設,她就直接說了:「因為少女感可以延長演藝壽命,是好事。」她強調,「但也會希望讓大家慢慢知道蛻變的我,我不想要馬上就跟本來的形象差太多,如果可愛是我的特色,為什麼我要拚命擺脫它?很多人會說『你裝可愛』,我想說,我不是裝可愛,我本來就可愛,哈哈哈!」

溫妮新歌〈SHINNING STAR〉找泱泱、阿部瑪利亞一起入鏡MV,三人有「木曜三傻」的封號。(圖/哈囉你好工作室提供)
溫妮新歌〈SHINNING STAR〉找泱泱、阿部瑪利亞一起入鏡MV,三人有「木曜三傻」的封號。(圖/哈囉你好工作室提供)

當然,她也會受普世價值觀影響,會想31歲了,是不是該轉型,但「我反思一下,覺得為什麼要被人家定義三十歲一定要是什麼樣子,我不想要為了改變而改變,等我想改變時再改變。」

她承認,自己的率直很容易得罪人,「我覺得我說的話沒有惡意,單純表達心中的想法,像剛剛你問我喜歡陳奕迅嗎?我直接說『我喜歡的是周杰倫』。」的確,通常這類的安全回答法是「我的偶像是周杰倫,不過陳奕迅我也好喜歡」,但溫妮總是做不來,「我可能需要上說話課,出社會說話讓別人舒服是很重要的藝術,我可能是被當的狀態,但不是真的有意要惹別人生氣。」

舉例來說,讀藝校出身的她,對於男生喜歡男生覺得很正常,有次她對著第一次見面的男性朋友說「你是姐妹吧」,當場讓對方氣到不行,「可能他沒有特別想要出櫃,但我只想拉近距離,而且我覺得很正常,卻忘了顧慮對方。」

《木曜四超玩》主持群有六人,包括坤達、KID、阿部瑪利亞、溫妮、邰智源和泱泱。(圖/翻攝自溫妮臉書)
《木曜四超玩》主持群有六人,包括坤達、KID、阿部瑪利亞、溫妮、邰智源和泱泱。(圖/翻攝自溫妮臉書)

在《木曜》主持群的三位女生中,泱泱和阿部瑪利亞是老婆、女神,她則是在旁邊蹦蹦跳跳的小青蛙,被KID、邰智源開玩笑地推拒,甚至不想跟她分到同組,觀眾難免覺得她被冷落。

「我覺得還好耶!」她笑得有些沒底氣,有些心虛地說:「我怕這樣說,大家是不是會覺得我很不積極?但其實是因為節目有六個主持人,三個女生撞在一起,要有自己的特色,她們是老婆系列,我當妹妹、丑角也不錯。」她笑說,不覺得被當老婆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因為這稱號有點重,我會不好意思,我又不會煮吃,而且當妹妹比較好談戀愛,哈哈哈,開玩笑的!」

相比大胃王泱泱,節目中的溫妮對食物興致缺缺,但事實上,她是喜歡吃東西的,「我只是潛意識逼自己討厭食物,我最愛的是黑糖珍珠奶茶,每天都想喝,但為了維持身材,我只好催眠自己討厭它,偶爾月經來,才會獎勵自己喝一杯。」個子嬌小的她,不但有漂亮的腹肌,體重也維持在42.8公斤。

直率、可愛、嬌小,組成了少女感的她,看起來無害,是溫妮最大的利器;鏡頭下的她,獨立幹練,常常問經紀人「下一個工作是什麼」,她坦言,對金錢很沒有安全感。

笑起來看似甜美開朗的溫妮,坦言來自單親家庭,雖然跟媽媽一起生活,但關係很不親。(圖/林士傑攝)
笑起來看似甜美開朗的溫妮,坦言來自單親家庭,雖然跟媽媽一起生活,但關係很不親。(圖/林士傑攝)

「我是單親,跟媽媽生活,但我們感情不好。」她邊笑邊說,不是掩飾母女關係不好的那種尷尬笑,而是「就是這樣沒什麼好隱瞞」的坦率自嘲,「我從來也沒有問她支不支持我的工作,我們不會聊天,很像一個平靜的湖。」

這座湖大約在十年前還會有些波瀾,「我們個性太像了,媽媽比較傳統,小時候被管超嚴的,我跟每一個朋友出去,她都要知道朋友的家裡電話,還要打電話到對方家確認,對我來說壓力很大。」上大學想去跨年,媽媽規定她12點前要到家;聽到她要去夜唱,媽媽說12點以後還在外面的人都是壞孩子,「我就頂嘴說,那12點以後在外面工作的警察也都是壞人囉?她說你不聽我的話就不要拿我的錢,給我出去。」

溫妮出社會後每一分錢都是自己賺的,曾經窮到一個月只有三千元生活,她因此對錢很沒有安全感。(圖/林士傑攝)
溫妮出社會後每一分錢都是自己賺的,曾經窮到一個月只有三千元生活,她因此對錢很沒有安全感。(圖/林士傑攝)

她一氣之下就搬了出去,和表姐在三重合租一間六千元的套房,她在服飾店打工,每個月薪水六千元,其中三千元繳房租,剩下三千元度日,一天只能花一百元,「我通常都吃泡麵,或是吃別人的便當。」每到午餐時間,她望著店裡正職哥哥姐姐的便當,若幸運遇到當天他們有吃剩下,她就問「可以分我吃幾口嗎」,幾口菜和飯,就是這天午餐。

「後來他們就會多幫我叫一個便當,幾個人分擔我的便當錢請我,但不可能每天都這樣,所以我還是吃泡麵的時候比較多。」當時過生活都很艱難,根本不可能存錢,這樣的生活過了一年,直到她轉為正職,一個月薪水兩萬四,終於能自己買便當吃了。

溫妮發片,好友KID和阿達都來助陣,足見好交情。(圖/哈囉你好工作室提供)
溫妮發片,好友KID和阿達都來助陣,足見好交情。(圖/哈囉你好工作室提供)

出道後,她存款到達六位數,但還是對錢很沒有安全感,「演藝工作有時候不知道下一步在哪,所以我每一天都戰戰兢兢。」這次發片還自掏腰包450萬,問她怎麼捨得,她說:「這時代要靠自己,如果都要等別人幫你發,要等到什麼時候?這次發片要用掉我大部分存款也沒關係,當作投資自己,幫自己做一個名片。」

最後,問了她自己覺得最少女的地方,她笑說:「我全身上下最少女的地方,大概是瀏海吧!」她撥弄著招牌的齊瀏海,「我覺得瀏海很好,但出外景超煩的,一直梳很像妹仔,我也很不想,但這樣子是最被記住的,所以等到有一天沒有瀏海,就是我想轉型的時候了。」

猜你喜歡

TOP

  1. 雙品牌限時打造遊樂園 到台北信義區、華山文創園區 闖關打卡拿好禮
  2. 孔劉新作品搶先公開!這次重大宣布自己的新動向,形象照也太帥氣了!
  3. 秒飛歐洲吃美食!酒店推出「英法美食季」,不分平假日新北人9折
  4. 也太狂!學生揪團可抽免費包棟 暑假入住大稻埕期間限定潮旅宿
  5. 真正的『無油系水嫩保養法』來了!讓你整個夏天從頭到腳超清爽不黏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