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專訪 我 熊仔,熊信寬(下)/不只有我 還有那些我們

專訪 我 熊仔,熊信寬(下)/不只有我 還有那些我們
(圖/莊立人攝)
icon-left-double-quotation-mark

攝影:莊立人
攝影助理:侯世駿
造型:吳雅鈴、Ting
服裝:BOSS、MSGM提供
化妝:Claire Cheng
髮型:Flux-eden

icon-right-double-quotation-mark

「專輯一定要從第一首聽,我是這個最後的堅持者,我從第一張專輯到現在,每一首的曲序都是花了非常多心思來決定的。」

熊仔經歷了谷底的低潮,第三張專輯《PRO》交出來了,聽到了混音的成果,熊仔在車上戴著耳機哭了,如果只有他一個人,可能那個暗黑的低潮會更久、甚至深陷泥沼,創作時是孤獨的,但身為「人」卻不會孤獨。

「我沒想到重新把它大改造以後,那個原本的感動又回來了,還有一些就是原本一開始做的時候,我只是覺得這個專輯我需要收尾,所以我需要一首收尾歌,我那時候寫的時候就覺得也不是非常的滿意,然後覺得這個收尾好像就是中規中矩,但是後來我們整個把它重新做,甚至找了嘉賓,把它做完以後,後來我給一些身邊的朋友聽,蠻多人跟我說聽到哭了。所以我覺得這張專輯,它前面會是比較大家都可以消化的東西,但是等到你進來以後,這張專輯會把這個列車又帶往一個到滿低的地方。」

這張屬於「熊信寬」的專輯很私密,但熊仔還是決定敞開,就把它當作自傳或日記吧,之前已經在別的歌手的演出場合偷渡唱了幾首新專輯的作品了,收到了不少反饋讓熊仔安心,原本的歌迷就是懂他的,不怕這次這麼赤裸不被接受,反而本來沒在聽熊仔的人,會因為新作品對他貼上標籤。

(圖/莊立人攝)
(圖/莊立人攝)

「我覺得我是滿在意評論的人,很多人都說『我沒在管的』,我承認我就是那種容易往心裡去的人,然後我的消化方式大部分都是放到音樂裡面,所以第三張專輯我最喜歡的核心歌曲、聽到哭的那首歌曲,其中很多也是在針對一路以來的各種的……你要說是惡評嗎,但是對我來講也是養分,因為我也是聽了這些聲音我才去精進自己,當然有一些評論是很殘酷的。這首歌叫〈能火〉,能火就是熊,它的副歌是『這不是那種給你好好聽的,這是那種給我好好聽著,我不是那種一直在那講的,我都直接走上台拿獎的』,我覺得這濃縮了我自己的價值觀。」

〈能火〉這首歌的由來很有趣,2019年熊仔上了李明依的節目,她綜合了網路上的評論說「你的歌聲不是那種唱得很好聽的……」當然還是有不少誇獎,但熊仔真心覺得那句「濃縮得很好,有個代表性的感覺。」

「我本來就不是一個唱將,我也不是說靠歌聲取勝的,但是我是靠思想靠價值觀靠想要傳遞的訊息,不然的話我相信依我的先天條件,不會有這麼多還願意支持我的聽眾,所以我把它濃縮在這四句,前面兩句描述我的音樂,後面兩句是在講我這個人,我該出現的時候就會出現。」

(圖/莊立人攝)
(圖/莊立人攝)

從當年休學做第一張專輯,到復學後回到台大電信工程學研究所實驗室邊寫論文邊接觸表演,當時的熊仔還沒有想把「音樂創作人」當成自己的職業,但聲量漸漸累積起來,張清芳還在金曲獎形容熊仔是「那個胖子」製造了不少話題,加上跟大支、呂士軒等人合作的〈走到飛〉搭上話題節目《中國有嘻哈》熱潮,熊仔心想:「我做這行搞不好賺得比我原本在這個電機領域還來得不錯。」好饒舌的一句話,熊仔正式成為職業音樂人。

唱過幾萬個觀眾的跨年、演唱會,也唱過只有3個觀眾的路邊,熊仔以前很不會享受表演,如果是樂團演出幾個人能連成一氣,但他這個饒舌歌手就是處於單打獨鬥的狀態,加入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當導師交了不少朋友,不只是一個人,而是一群有共同興趣的人在推動這個態度、這個文化往前。

(圖/莊立人攝)
(圖/莊立人攝)

「前幾天我去了LEO37辦的《That’s My Shhh 5》演出,它已經辦到第五屆了,第一屆的時候只有一百個人,我幾乎每次都有去,然後一路看他這樣辦起來,到第五屆去掉跳舞的舞者的話,都還有接近二十個表演者,塞滿整個舞台,台下也全部都是塞滿,那場我真的是heaving fun,在台上哈拉、講幹話、歌序都搞不清楚、一直搞砸,最後大家又一起重唱主題曲,演唱會唱了五個小時,從5點半到10,但是觀眾全部回去都是『太爽了』。」

對熊仔來說最享受的演出舞台就是這種,不要太工整、不要太制式,用玩樂的心態台上台下同歡,6月11日也將舉辦自己的《熊仔PROMAX》演唱會,「這次演唱會,我也希望我可以找很多我的朋友來,然後也有這種heaving fun的感覺。最喜歡的還是這些群眾他們也知道你要幹嘛,他們也知道你的歌,然後我不需要特別去花那個廣的心思,可以直接走深的心思了。」

至於怕不怕專輯中那些私密的一面要在觀眾面前直接攤開?熊仔回想之前在某些演出時,已經有唱過新專輯的作品,「其實超自在的」,因為就是貼近自己的想法,像是用講話的方式唱出來,不炫技、不賣弄技巧,就像在耳邊訴說著,慢慢搭建起那個情境。

身為職業創作音樂人,當然倦怠還是會有、低潮要學著共處,但能上台、能跟「我們」一起經歷,創作的孤單跟自我懷疑,就是面對,然後……熊仔的新專輯中的最後一首歌叫〈鬧鈴與愛歌〉,講述把最愛的歌設成鬧鈴,但是每天早上被它一直吵一直吵,然後就不想再聽到這首歌了,一聽到就好不舒服,探討的就是夢想職業化這件事情,或許可以請你們將熊仔的《PRO》專輯從第一首開始聽到最後〈鬧鈴與愛歌〉這首歌,然後到時周大紅人YouTube頻道(https://youtu.be/iBf2cvozigs)的評論區,分享一下你聽到的創作人熊仔、熊信寬,有多坦白、多誠實,然後熊仔會在影片最後告訴你,現在音樂對他而言是什麼樣的存在。

(圖/莊立人攝)
(圖/莊立人攝)

BOSS藍色條紋針織衫/7,400元、MSGM卡其色休閒褲/15,300元、MSGM白色老爹鞋/12,500元。BOSS 灰色襯衫式薄外套/10900元;灰色長褲/6600元;白色T恤/5700元;白色球鞋/9900元

猜你喜歡

TOP

  1. 居隔、遠距教學防疫需求增,Uber Eats 好食在買一送一來應援!
  2. 狂抽旅遊金!雄獅「6大新主張」圓你出國夢,搶先卡位送30萬旅遊金!
  3. 各大美妝論壇版上激推最好用的「肥皂」「沐浴乳」!尤其這款海外爆紅的植物皂根本是敏感肌人福音!
  4. IKEA幫你買單!鯊鯊大軍進攻全台7家店,消費滿500狂抽禮物卡、整單免費!
  5. 自備飲料杯現折5元!麥當勞「環保杯集點卡」將退場,6月起直接折5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