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星談心/劉德華欽點合作 陳思函感動落淚:光宗耀祖

星談心/劉德華欽點合作 陳思函感動落淚:光宗耀祖
陳思函自2012年時發行首張專輯後,相隔10年才又推出新專輯《動物直覺》。(圖/莊立人攝)

創作歌手陳思函在2012年時發行首張專輯,相隔10年終於推出新專輯《動物直覺》,這些年來她從歌手轉戰幕後,除了接案製作音樂,也擔任演唱會和聲;她曾為卓文萱、伊能靜、陳芳語等人寫歌,更與天王劉德華合作〈回家的路〉,由她作曲、劉德華寫詞,後來劉德華在春晚上演唱此曲,字幕上出現兩人的名字,她開心到不斷放大截圖,大呼:「真的是光宗耀祖!」

與劉德華合作的時間點,是在陳思函接案的初期,可以說是沒有作品的新人,某天在吃火鍋的時候,接到工作人員的電話,很激動地說:「劉德華聽到Demo,指定要這首歌!」由於要搭配電影《失孤》,劉德華還詢問是否可以自己填詞,她也秒答應,笑說:「同事聽起來比我還High,我遇到大事情會看起來很平靜,其實內心很澎湃,掛完電話後邊吃火鍋邊掉眼淚。」可惜的是她沒有直接與劉德華接觸,不過她也感激說:「這個機會是在我一無所有時得到的,是非常大的鼓勵。」

曾幫許多知名歌手寫歌,陳思函與劉德華合作讓她最為開心。(圖/莊立人攝)
曾幫許多知名歌手寫歌,陳思函與劉德華合作讓她最為開心。(圖/莊立人攝)

談起一路以來的音樂之路,陳思函坦言過程並不順遂,身為新竹人的她大學來台北讀書,大學畢業後在樂器行教課,但薪水無法負擔所有開銷,因此房租是由家人來付,為了不讓家人付太多錢,她便選擇住在西門町一個月租金5千元的房子,但環境堪憂,樓上是家庭賭場及便宜賓館,晚上時常有酒客在外面吵架,「房間爛到我爸不願意進來,捨不得女兒住在像鬼屋的地方。」不過她也對爸爸說:「我花你的錢,所以這是應該的。」後來她開始接案賺錢,終於可以養活自己,回想起當時的狀況,仍對家人充滿感謝。

至於最低潮的時間,陳思函透露是在前公司推出作品後,陷入了很長一段空白期,「老闆叫我多寫歌,但沒有機會發行新作品,我自己比較被動又膽小,不敢跟老闆爭取想發片,一直在等待,好像沒有真的前進。」不過年歲增長,她開始反省過往的個性,爭取自己想要的東西,她提到此次的專輯中有20歲時的作品,表示:「那時候公司說我不適合這麼侵略性的風格,比較適合抒情,這次就決定把我真正喜歡的東西放進來。」問及是否曾有萌生過轉換跑道的念頭?她笑說:「我可能是腦袋被石頭打到,從沒想過要做別的,不想離開這個產業,只要跟音樂相關,我都會積極參與。」

陳思函的音樂路走得並不順遂,但她從沒想過要做別的產業。(圖/莊立人攝)
陳思函的音樂路走得並不順遂,但她從沒想過要做別的產業。(圖/莊立人攝)

隨著事業步上軌道,36歲的陳思函也開始煩惱人生大事,在前輩的建議下,她做了AMH檢查測卵子的狀況,自認身體狀況很好的她在結果出來後大受打擊,更直接從北醫走回南港平復心情,「我以為我會在標準之上,結果滿低的,我的卵子數量偏少,而且這個數字只會因為年紀變大往下掉。」因此她花了20萬凍卵,以免將來卵子的狀態越來越糟,後來她在寫新歌〈Face OurLives〉時,得知製作人剛取卵,卻一顆都沒有成功,兩人便決定為同樣有這個煩惱的女性們打氣,將此曲打造成凍卵之歌。

因為擔心身體狀況會隨年紀走下坡,陳思函也把握時間砸錢去凍卵。(圖/莊立人攝)
因為擔心身體狀況會隨年紀走下坡,陳思函也把握時間砸錢去凍卵。(圖/莊立人攝)

不過卵子的問題也對陳思函造成壓力,「我的人生一直很任性,覺得只要拚就好,但這件事情發生後,發現我的身體不會給我這麼多時間。」她透露當時有個交往近3年的男友,本來以為兩人會一起走到最後,不過或許是太過著急,與對方在結婚生子這方面沒有共識,最終選擇了分手。

陳思函對音樂充滿熱情,跟過去相比也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圖/取自陳思函臉書)
陳思函對音樂充滿熱情,跟過去相比也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圖/取自陳思函臉書)

陳思函目前單身,她的理想型為有自己的目標及興趣、不能虛度光陰的人,她也自爆會滑交友軟體,還被別人問「妳不是藝人嗎?怎麼會滑交友軟體」,但她認為藝人也有交朋友的權利,而她也與交友軟體上認識的男生約出來吃飯過,但兩人並不來電,單純吃完飯後就各自回家,後續也沒有進展。

猜你喜歡

TOP

  1. DJ被總統府指定播歌 心情曝光「不要亂說話」
  2. 呼叫寶可夢迷!BONNY&READ超可愛皮卡丘耳環、伊布項鍊、卡比獸髮圈…每一個都萌到讓人受不了
  3. 楊繡惠蓋紅頭紗找新郎 點名像白雲的不要
  4. 徐仁國《行動代號:狼狩獵》放膽露屁股 「三小時吃一餐」增重18公斤
  5. 春水堂創辦人私房餐點公開 虱目魚套餐、花枝丸、珍珠紅豆鮮奶茶開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