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

專訪 善良的矛盾體 敖犬 莊濠全(上)/去年滿40歲 該面對人生大事了

專訪 善良的矛盾體 敖犬 莊濠全(上)/去年滿40歲 該面對人生大事了
(圖/許方正攝)
icon-left-double-quotation-mark

攝影:許方正
影音:鄭勝奕
造型:Ting
服裝:BOSS、SANDRO HOMME提供

icon-right-double-quotation-mark

身為紅極一時的偶像男團Lollipop棒棒堂成員(這句話本單元寫第6次了) ,敖犬是六棒裡面最後一位受訪成員,其實在去年之前,敖犬在台灣已經幾年的時間沒有大動作曝光,因為《全明星運動會》、因為幾檔受到不少注目的節目,慢慢讓大家再想起他,那些男孩沒有散,只是成了男人,那個很會跳舞的敖犬,現在準備要結婚了,男孩還是善良的,但更懂得跟身處的世界和睦相處。

「這兩年因為疫情,過去(在大陸工作)一待就是八個月,工作雖然滿檔、很充實,可是我也不免會覺得都到一個歲數了,關於人生大事,就是結婚、家庭、小孩,我到底什麼時候才要去正視這個人生大事的問題?所以我就決定在當地公司合約到的時候先回來好好思考這些事情,就不用太刻意,好像就會自己來找我,像現在的女友就是,我們也沒有很刻意,就自然地遇到了,所以我就覺得我還滿相信命運的,順其自然、跟著感覺走,它就會發展到你想去的地方。」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二十出頭當偶像的時候,要公開戀情完全不可能,自己有包袱、公司也不准,加上歌迷粉絲年紀都小,要承受的壓力太多太大了,藝人當然也是正常人,但總是得面對外界的眼光跟觀感,年紀到了,可以大方了,敖犬說:「我覺得我應該是六棒裡面在交往的時候就已經會去公開女友,其他都是準備結婚了才公開。」

當年最紅的時候連睡覺時間都沒有,講什麼人生大事,接下來雖然有動念,但還是把重心放在工作,不知不覺去年滿40歲了,該面對了,去年對敖犬來說是個變動年,跨過了3字頭的歲數(也是六棒裡面第一個不惑的)、決定把工作重心拉回台灣、決定公開穩定的戀情……當然也有不順遂,該面對的時間點到了,該對自己的人生負責了。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當年超級想不到人生規劃,因為過去也有在交往,可能有一些對象會跟著你走過一些時間,但就沒有步入到我覺得很確定的那個階段,我就會覺得說我到底因為事業耽誤,還是說對象感覺不太對?比如說求婚就是一個你要做的事情,但就沒發生,現在發生了我好像就覺得非常OK,其實自己還是有一個心中的標準,覺得未來希望可以長怎麼樣,所以我覺得過去沒有發生是有原因的,可能自己那關還沒過,現在就覺得一切很OK,很自然地告訴你說這關過了,那你就順順的去把它做了。」

「放下偶包之後舒服很多,而且也並不會讓人家覺得你特別奇怪,反而很正常,比如說我現在公開(戀情),我就覺得很舒服,今天女朋友做什麼菜,我就分享給大家,我覺得很舒服,也不會有以前的粉絲來說『我現在無法接受你這樣』,沒有耶,我覺得大家心態都超級好的,反而是『你現在做這事情大家覺得怪怪的,你不應該這樣』,那我覺得他比較奇怪吧。」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當藝人、尤其是當偶像,好像難逃這種宿命,總是會扛些好聽點叫偶包的壓力在身上,但終究太年輕了,總是會有年輕氣盛的時候,加上掌聲跟注目,或者是迷失、或者是跌倒,敖犬覺得自己抗壓性算是高的了,媒體報導、酸民言語……就當成現在的現象,好好去適應,不爽的時候就回家慢慢消化,改變心態才能成長,也才能釋懷,畢竟過去也曾受過一些傷。

「我比較是心直口快的人,但我覺得我是善良的人,我那種心直口快有時候是一些性格上想要趕快處裡完事情,很想讓跟你溝通的對象明白你最直接的意思,但我發現好像出社會久了,這個東西需要去磨一下,有時候可能這個人可以理解你,另外一個人覺得你好直接,你可能就會被講一些話,我覺得在出道這段時間,我有感受到這樣的問題,我也會去檢討自己,所以在性格方面我也是不斷地去檢視自己。」

(圖/許方正攝)
(圖/許方正攝)

敖犬 莊濠全

1982年10月30日

2006年以偶像男團Lollipop棒棒堂成員出道

曾參與《黑糖瑪奇朵》《真愛配方》《校花前傳之很純很曖昧》等戲劇作品

2022年加入《全明星運動會》第四季

服裝

SANDRO HOMME黑色印花襯衫/7,890元;SANDROHOMME深藍色休閒褲/9590元;BOSS白色休閒鞋/價格電洽

猜你喜歡

TOP

  1. MAMAMOO成員再+1 隊長頌樂下月高雄開唱
  2. 湊啥熱鬧?人類煮飯「鸚鵡一旁跳舞助興」 網友直呼好危險
  3. 也太不公平了吧! 兩隻狗狗在爭奪熱狗「主人一刀剪斷」超偏心
  4. 法式餐廳推滿額贈百元抵用券!全新夏日芒果季系列甜點,芒果控必吃!
  5. 大象助拳瘦子灌籃! 胖子也想跟上「可惜幫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