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

金鐘58/楊大正《我願意》慘上加慘 爸媽看了心疼中途棄劇

金鐘58/楊大正《我願意》慘上加慘 爸媽看了心疼中途棄劇
楊大正首度入圍戲劇獎項,讓戲劇作品不多的他很受鼓舞,特別感謝評審。(圖/侯世駿攝)

金曲樂團滅火器主唱楊大正以《我願意》入圍金鐘58男配角獎,劇中他飾演的趙維成十分坎坷,因事故導致聾啞,隨劇情發展,人生又慘上加慘,老婆著迷邪教,最終家破人亡。楊大正分享,他爸媽一開始也有追劇,但隨角色痛苦指數增加,中途就不忍再看下去,他聽了沒失望,反倒是很開心,覺得爸媽的反應很有趣:「他們沒有覺得那是別人的事,覺得是自己兒子發生的事情。」

第一次入圍戲劇類獎項,公布入圍當天,楊大正人在日本,卻得了重感冒,即便恭喜訊息滿到快爆掉,他高燒到沒體力看,他笑說:「最可惜就是,最該喜悅的夜晚,我是在『彌留』中度過的。但是這件事(入圍)我是很高興的。」他自認作品不多,原本不敢抱獎項期待,也從不以此為表演目標,「受到入圍的肯定,我的開心度非常大,感謝評審。」他也認為是劇組團隊的努力,成就一部好戲,才讓他有被看見的機會。

楊大正在《我願意》中不能以聲音來表演,多場崩潰戲都讓他撕心裂肺。(圖/侯世駿攝)
楊大正在《我願意》中不能以聲音來表演,多場崩潰戲都讓他撕心裂肺。(圖/侯世駿攝)

演出《我願意》趙維成這個角色,楊大正事前必須考取大客車駕照,還要學簡單手語。他說:「我本身非常喜歡開車,能有這個駕照對我來說也滿有趣的。」開公車這件事他很樂在其中,但角色的抑鬱的確會稍微讓他心情難受,「維成就是不能講話的人,他吃到的苦頭是累加的,越到後面情緒越重。」拍攝期間他在日常也盡量不講話,太太山東明白他在做演員功課,很習以為常。

提到印象最深刻的一場戲,楊大正說,就是發現老婆帶著小孩尋短那場戲,「那是一鏡到底,拍了整個下午,到家聞到瓦斯味、進房確定家人死光,然後崩潰、昏倒,接著轉換燈光,又醒來演出另一個心情的幻境。」雖然角色故事主線比較沈悶,與王渝屏的支線,兩個苦悶人的同病相憐,互動有種奇妙的節奏,又起了安慰的作用,反而是他拍攝過程中,心情難得輕鬆的時刻。

雖然角色很沈重,楊大正沒有無法下戲的困擾,因為生活節奏忙碌,公司待辦事項一秒就會把他拉回現實。(圖/侯世駿攝)
雖然角色很沈重,楊大正沒有無法下戲的困擾,因為生活節奏忙碌,公司待辦事項一秒就會把他拉回現實。(圖/侯世駿攝)

播出時,他爸媽一開始也有追劇,但心情過度投射,看到第六、七集就受不了而棄劇,沒辦法看到最後,楊大正說:「他們跟我說『拍得很好,真的太沈重,不敢想像你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我聽到很開心,代表他們很入戲,不覺得是角色發生的事情,覺得是自己兒子的事。」

楊大正從2009年開始接觸演戲,經歷也頗長,提及一路上貴人,楊大正感性說:「一開始我沒有表演方法,是一次一次的機會中,很多人給了我養份。」初期好友莊凱勛不藏私分享科班表演方法,合作多次的導演鄭文堂給予他機會,放大他的表演空間,後來導演吳念真欽點他演出綠光舞台劇,讓他接受扎實表演鍛鍊,合作演員陳竹昇的提點讓他醍醐灌頂,紙風車執行長李永豐特訓他肢體潛能開發,讓他宛如吃了表演大補丸。「表演成熟度的提升自己是感受得到的,我很感謝過往給我機會的人,真的非常感謝他們。」

身兼樂團主唱、唱片公司老闆、演員,楊大正自認,在生活中,「爸爸」這角色當得最不好,陪伴兒女時間太少,讓他對兒女略感虧欠。(圖/侯世駿攝)
身兼樂團主唱、唱片公司老闆、演員,楊大正自認,在生活中,「爸爸」這角色當得最不好,陪伴兒女時間太少,讓他對兒女略感虧欠。(圖/侯世駿攝)

本周六就是金鐘典禮,他是第一次去,心情還挺期待的,至於家人要不要去,他覺得就給太太決定,畢竟女兒、兒子還小,「我尊重他們,典禮過程時間長,不是件輕鬆的事情,我覺得沒關係,想來現場幫我加油也可以,在家躺沙發看電視加油也很好,講真的在家是比較舒適啦!」

本周六就是金鐘典禮,楊大正內心很期待,但家人如果不到現場想躺在家裡看電視也可以。(圖/侯世駿攝)
本周六就是金鐘典禮,楊大正內心很期待,但家人如果不到現場想躺在家裡看電視也可以。(圖/侯世駿攝)

猜你喜歡

TOP

  1. 《死侍與金鋼狼》首映布蕾克萊芙莉為老公站台!超緊身紅色乳膠連身裝比萊恩萊諾斯還搶鏡!
  2. 日出、雲海和璀璨星空一次入鏡 五處絕佳拍攝地點不藏私的大公開!獨創「誓婚大使」免費拍攝絕美婚紗!
  3. 瑪丹娜驚喜現身首映 《死侍與金鋼狼》血漿噴好噴滿評價出爐
  4. 牛奶鬆口Energy合體契機 竟和原子少年有關
  5. 梁文音吐出道16年心聲  「情歌是我存在最好的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