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心亞在新戲《墜愛》中放下女神光環,她頂著素顏、宅女包頭入鏡,還拿著三大包垃圾在街頭趴趴走,飾演孤鸞女的她總是碰到爛男人,宋柏緯飾演「月老」,因緣際會墜落凡間,首集中他虛弱地躺在海邊石頭上,被安心亞發現搶救。拍攝當天,宋柏緯一大早就到海邊吹冷風,被海蟑螂追著跑,他無奈表示:「我一大早從10點左右就開始在這邊躺著。」安心亞笑說:「而我就是一個善心人士救了他,結果卻變成一個掌星女,是不是有點倒楣!」

宋柏緯一頭藍髮在《墜愛》飾演「月老」,被陷害後墜落凡間 。(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宋柏緯一頭藍髮在《墜愛》飾演「月老」,被陷害後墜落凡間 。(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宋柏緯遇難碰上安心亞,不過他醒來後卻直接離開,安心亞在導演喊卡後忍不住追問他:「為什麼你一醒來就走了?」宋柏緯則幽默回:「我也不知道。」安心亞忍不住替劇中角色「方多米」抱不平,怒喊:「你不聞不問就走了,神可以這樣子嗎?好寂寞喔!」

宋柏緯(左)墜落凡間後一度陷入昏迷。(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宋柏緯(左)墜落凡間後一度陷入昏迷。(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安心亞除了在海邊受委屈,她在首集甚至拿著三大包的垃圾四處跑,看到宋柏緯即將發生車禍,她直接拋開垃圾衝過去,不過也因為動作太大,宋柏緯被猛撞後受驚,安心亞問:「我剛隨便亂抓的,你害怕喔?」宋柏緯邊傻眼邊點頭,工作人員見狀連忙上前安撫,他這才放鬆說:「我剛真的被她嚇到了,真的有一點(緊張),因為我完全是被動的。」

安心亞(右)扛宋柏緯,一臉痛苦。(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安心亞(右)扛宋柏緯,一臉痛苦。(圖/歐銻銻娛樂提供)

 宋柏緯劇中飾演專替人牽姻緣紅線的大月老,被「石頭精」古斌陷害後下凡,改以離婚律師「游天樂」身分遊走人間,他得執行任務,用戒指集滿人與人互動產生的「負能量蝴蝶」,耐心等待返回神界的那一天,但卻因緣際會邂逅安心亞進而譜出人神戀。該劇將於2月8日晚間10點在TVBS、歐銻銻娛樂播出。

曾是「花系列」女主角,崔佩儀戲癮犯了,睽違16年復出戲劇,在《跟鯊魚接吻》演女主角鍾瑶的媽。崔佩儀表示,婚後照顧家庭,很想演戲但都忍住,現在兒子貝克宇大了,終於可以繼續拍戲,夢想再次實現,笑說:「我也邁入55歲,要做人生想做的,總不能坐在家裡等死吧!」

崔佩儀第一場戲就要狂甩鍾瑶巴掌,崔佩儀直呼「對鍾瑶很不好意思」,但她還是要為自己的角色平反說:「劇中的母親角色不是壞,她只是重男輕女,沒有溫柔的一面而已。」

在演「花系列」時,崔佩儀對被打巴掌或打人巴掌都習以為常,笑稱自己是「專業打手」,當年曾被打到連耳環都飛出去,家裡母親看戲都難過心疼,「女兒賺錢很辛苦,錢不能亂花。」鍾瑶則笑說,崔佩儀打得很專業,打了六、七次一點也不會痛。

崔佩儀復出戲劇圈,演出 《跟鯊魚接吻》 。(圖/三立) 
崔佩儀復出戲劇圈,演出 《跟鯊魚接吻》 。(圖/三立) 

貝克宇則在眾多記者面前虧媽媽說:「我小時候就很常被搧巴掌了!我小時候她比較不正常,國中後才有改變。」崔佩儀大方承認自己私下就是個「兒子寶」,但貝克宇即將去美國念書,貝克宇還特別強調說:「不要陪我去!」

戲外,鍾瑶的媽媽在她13歲時過世,媽媽跟她們三個姊妹感情好,曾在家裡地上灑滿痱子粉,腳套上塑膠袋,家中頓時變成溜冰場,全家玩成一團,媽媽也會在颱風天開著車,帶她們去河堤看浪,每次回想起媽媽,臉上都是滿滿幸福的微笑回憶。

崔佩儀、 鍾瑶搭檔演母女。(圖/三立)
崔佩儀、 鍾瑶搭檔演母女。(圖/三立)

台視新八點檔《四月望雨》昨(6日)首播,精彩劇情大獲女性觀眾好評,其中50歲以上女性觀眾收視衝出1.67、家庭主婦族群也有1.32,全體平均收視0.96。林韋君在第一單元「雨夜花」中,為了幫父親還債,離開真愛,嫁給一個敗家子,劇中苦情演技大爆發,將角色的悲情、無奈演得入木三分。

林韋君跳脫以往柔弱性格,詮釋悲情卻堅強的時代女性,頗受觀眾好評。目前人正在日本度假滑雪的林韋君興奮表示:「很久沒有戲劇作品呈現了,也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我,收視不錯真的非常高興,謝謝大家捧場。」

林韋君角色苦情,有別於以往的演出。(圖/台視) 
林韋君角色苦情,有別於以往的演出。(圖/台視) 

台視《四月望雨》昨(6日)首播收視最高點,落在深愛秋琴(林韋君飾)的志中(洪浩竣飾)去找秋琴丈夫建華(陳明賀飾),拜託建華好好的疼惜秋琴,默默守護心愛的人的癡情模樣讓網友心疼。隨後秋琴(林韋君飾)獨自在湖邊吹著長笛回憶過往與愛人志中的點滴,不發一語畫面著實揪心。《四月望雨》首集戀情就開虐,讓網友更期待接下來的發展。《四月望雨》每週一至週五晚間8點在台視主頻播出。

《食尚玩家-歡樂有夠讚》近日邀請藝人上節目分享年後甩肉秘訣,王仁甫表示每年都會帶運動服回老家過年,吃完飯就跟家人在院子裡一起跑步,平時一周跑三次,日跑12公里。袁詠琳則靠網球、滑雪等運動維持好身材。Wish(朱宇謀)年後選擇一周七天Non-stop瘋狂健身,並採用間歇斷食法,Erica(賴柏蓉)則是排毒餐一個週期後搭配戒澱粉。阿喜平時飲食清淡,但零食控的她甘願犧牲一頓正餐來享用零嘴,一周頂多放縱一次。

王仁甫平時鮮少和母親見面,所以過年回高雄,媽媽都會煮好料,今年他也沒特別忌口,「因為節制就覺得有點不孝,但吃完我就跑步,比較不會有罪惡感。」王仁甫老家是三合院,過年期間午餐、晚餐和消夜之後,全家族大約三四十人就在庭院內跑步或快走,大家邊運動邊聊天,他笑說:「季芹嫁給我之後,過年她都跟著我們跑。」

王仁甫靠跑12公里減重。(圖/TVBS提供)
王仁甫靠跑12公里減重。(圖/TVBS提供)
Wish運動外也會每天喝兩千CC的水提高代謝。(圖/TVBS提供)
Wish運動外也會每天喝兩千CC的水提高代謝。(圖/TVBS提供)

Wish年後天天健身房報到,每天喝滿兩千CC的水,餓了就吃大燕麥片加蜂蜜,增加膳食纖維的攝取,排便順暢外,也能提高代謝,他也嘗試間歇斷食,一整天將進食集中在其中六小時內,其他時間只喝水、茶、咖啡等無糖飲料,他建議:「六小時或四小時內正常開心的吃,不要一次斷食就長達24小時都不吃,循序漸進地執行。」

 Erica自招是易胖體質,雖有運動習慣,但仍要搭配飲食才能真正瘦下來。她會先吃兩周排毒餐,期間只吃糙米飯和青菜,不碰蛋白質。接著進行六周的戒澱粉餐,以蛋白質和青菜為主,之後再慢慢恢復正常飲食。阿喜表示過年都盡量避免走進美食區域,也坦承若有拍戲工作,很難固定進健身房,只能靠清淡飲食控制體重。

藝人小鐘和阿樂日前一同登上《綜藝3國智》節目,到景色優美的淡海輕軌沿線挑戰闖關。這次因應場地推出新規則,每個關卡僅能利用15分鐘的候車空檔闖關,第一次慘遭丟包的張立東崩潰大喊:「你們省車錢也不是這樣省的吧!」此時工作人員告知他需用「絲襪套頭」找路人搭便車,張立東則是沒好氣的回:「你們根本是在針對我。」

挑戰者若是列車到站未完成闖關,就會被丟包在月台,還要找路人搭便車去與其他人會合;這也讓小鐘打趣:「原來是丟包在上一站,還以為直接丟到軌道上呢!」張立東發現自己將被丟包對象時,當場向花花下跪,苦苦哀求說:「花花我跟妳道歉,妳很棒,這樣可以嗎?」花花則對張立東撂狠話:「你就是罪有應得,活該!」哈孝遠還落井下石的遞了一瓶水給張立東,「水就帶在路上喝吧!我看你等等會很辛苦。」笑翻眾人。

阿樂不顧形象將人中拉長,玩到整張臉變形。(圖/台視提供)
阿樂不顧形象將人中拉長,玩到整張臉變形。(圖/台視提供)

第一關遊戲就頗有難度,讓人神經緊繃。挑戰者在耳朵上掛著細繩,將吊著的蘋果順利拉近再一口吃掉,因為月台風大、加上時間壓力,不僅玩的人亂了陣腳,連在一旁觀賽的主持群也是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可愛的阿樂不顧形象將人中拉長,玩到整張臉變形。素有「廢咖」之稱的花花上場前雖被張立東唱衰,不斷出手干擾,花花卻不為所動,冷靜沉著應付眼前關卡,挑戰成功。

阿KEN首部自編自導自演的電影《練愛iNG》,特別找來曾一同搭檔主持交友節目《正妹大連線》的ELLA和多年好友辛龍一起特別演出,ELLA在歌唱事業亮眼,近年轉戰大銀幕,曾演出多部膾炙人口的電影,包括《新天生一對》、《五月天人生無限公司3D》等。她私下幽默風趣且具有喜感的個人特質,讓阿KEN決定力邀他一同加入《練愛iNG》,阿KEN導演認為辛龍和Ella都很活潑、外向、個性古靈精怪,兩人都很懂得如何把生活過得有趣,兩人搭配在一起的氛圍充滿了可愛的喜感。

ELLA在片中飾演化妝師小芳。(圖/藝起娛樂提供)
ELLA在片中飾演化妝師小芳。(圖/藝起娛樂提供)

阿KEN曾在2014年和ELLA一起搭檔主持,當時建立起真摯的友誼,他曾問她:「如果我真的拍了一部電影,妳願意來演嗎?」ELLA馬上回應:「只要你拍!不管什麼角色我都願意演!」後來阿KEN認真逐夢,寫劇本時就為ELLA量身訂做寫了一個角色,就是電影中行事作風大膽,個性大而化之的劇組化妝師「小芳」,當他打電話給ELLA詢問拍攝的意願,問說:「妳還記得妳跟我講過的話嗎?我要拍電影了。」ELLA當時馬上在電話另一頭興奮回應:「拍電影!真的嗎?我等你的電影等了四年!我要拍!」聽到二話不說馬上答應,願意義氣相挺的ELLA,讓阿KEN直呼:「我感動到眼淚都落下了。」

電影開拍前,阿KEN也有安排ELLA和辛龍兩人先碰面,讓他們互相熟識聊角色的感覺及細節,ELLA說:「我覺得當導演的阿KEN和以往螢光幕前大眾看到的阿KEN截然不同,是嚴肅看待夢想並且認真執行的人。」談到自己飾演的劇組化妝師一角,ELLA表示:「我平常的工作就一定要先化妝、弄頭髮,所以很清楚化妝師的工作,也知道這些專業的用具該如何使用,我也會自己化妝,我飾演的這位資深化妝師小芳,是位親和且溫暖的人,雖然好像有點恰北北,但是她跟電影中劇組的人都相處的很好,看過各式各樣的人,也觀察的出來每一個人之間的化學變化,小芳是一個讓我很喜歡的一個角色。」

ELLA與辛龍演出一對歡喜冤家。(圖/藝起娛樂提供)
ELLA與辛龍演出一對歡喜冤家。(圖/藝起娛樂提供)

劇組有次發ELLA清晨五點到現場,中間等戲等了很久,阿KEN回到辦公室看到她就大字型的躺在沙發上,阿KEN表示:「看到一個貴為女子天團的ELLA躺在沙發就熟睡,我真的對她感到很不好意思。很感謝她!特地把工作橋開來拍這部電影,我感受她給我的支持和愛,未來她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ELLA被問到為何會秒答應來演出表示:「我認為阿KEN是個很有才華的人,非常勇敢令人敬佩,一定要來支持有夢想的人。」兩人誠摯的友情展露無遺。

除此之外,阿KEN亦找來喜劇奇才辛龍來飾演劇組製片,在電影中是魏宏仁(阿KEN飾演)的頂頭上司,愛飆罵飾演臨時演員的阿KEN,並且暗戀飾演化妝師小芳(ELLA飾演)許久的鄭哥。阿KEN認為辛龍私底下就是個妙語如珠且心地善良的人,非常適合飾演鄭哥,阿KEN在電影開拍前也有和辛龍討論該如何揣摩這個角色,劇組製片的形象雖然常常會「森77」的斥責劇組人員,但其實內心是懷有柔軟的一面,辛龍開演前也慎重的和阿KEN認真討論該如何演出鄭哥這個角色。電影將於3月13日全台上映。

由松坂桃李、松岡茉優、森崎温與超級新人鈴鹿央士共同主演的電影《蜜蜂與遠雷》(Listen to the Universe),劇情描述四位對音樂執著的,為了夢想不顧一切挑戰國際大賽,而為完美詮釋鋼琴家,四位演員更是卯足全力,於電影開拍前半年即開始接受特訓,其中松坂桃李更因為不曾學過鋼琴鬧出不少笑話,他說:「第一次上課的時候,老師叫我指出『Do』的位置,結果我指『Fa』。」松岡茉優也旋即爆料說:「桃李就像是剛出生在學習站立的小鹿斑比,手指一直顫抖。」

森崎温雖是日本男團PrizmaX的主唱,雖本身具有音樂底子,但也為電影彈到手指出血,他說:「導演希望彈琴的畫面都由演員自己詮釋,而不是用替身跟動畫代替,因此我非常努力練習,有一次太沉浸在彈琴的情緒中,拍攝結束才發現指縫都出血了。」演員對於音樂呈現的執著,不僅讓電影於日本上映後,口碑爆棚,更是捷報頻傳,近日除電影再獲選日本歷史最悠久的權威獎項「第93屆電影旬報獎」日本年度十大佳片外,於片中飾演謎樣天才少年的超級新人鈴鹿央士則繼「每日映畫大獎」後再度摘下最佳新人男演員獎。《蜜蜂與遠雷》將於今天(7日)在台躍上大銀幕。

梁佑南、高欣欣、王燦與方季惟、侯麗芳、高群、包偉銘、劉依純、王中平等藝人群們,1日起連三天探訪各地老人院,但礙於「2019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肆虐,本來5場的活動取消變4場,埔里活動地點一改再改,高欣欣本來預期一場最多600人參與,但場場近千人爆滿的觀眾,讓她感動到不已。

防疫措施如備戰狀態,現場志工都非常謹慎,除了規定大家消毒手也要佩戴口罩,梁佑南說:「藝人們也不能下台跟觀眾互動,演出前上台噴酒精、結束也要噴酒精,一下台就戴口罩,甚至麥可風用過就消毒。」

為了防疫,藝人被下令不得跟觀眾互動。(圖/民視提供)
為了防疫,藝人被下令不得跟觀眾互動。(圖/民視提供)

向來看到長輩就會出現「擁抱症狀嚴重」的她,這次不斷被提醒「禁止擁抱」,只能遠遠的唱歌表演逗大家開心,梁佑南被問到會不會擔心疫情傳染?她直言我們的防護做得好,而且看到大家期盼她們去表演的心,也讓藝人群更覺得「越困難越要去」,希望能在憂心忡忡的時刻把開心帶給大家,用正面力量對抗疫情。

日模池端玲名在去年生日當天閃電宣布結婚及懷孕,雙喜臨門,由於懷孕後隨即飛回日本養胎,至今已有三個月消失在螢光幕前,久違的她首度曝光懷孕美照,儘管挺著大肚子入鏡,但她身材以外的部位仍保持「美肌魔女」的標準,光看臉完全不覺得是孕婦。她在懷孕期間胖了20 公斤,但完全看不出來,她透露可能是運動的關係,現在她每周上健身房三天,且每天散步30分鐘。

最近肺炎疫情嚴重,待產的池端玲名平常盡量待在家,有時間就拉著老公一起做運動,提升免疫力,她更計畫要在產後半年恢復苗條體態。由於外表及身心保持極佳狀態,池端玲名儘管還沒生產,卻讓許多母嬰用品的廣告廠商找上門,粗估就有三個廣告代言等著她產後復出。計畫在今年夏天就返回工作崗位的池端玲名,打算同時兼顧育嬰及工作,至於何時上工,經紀公司完全尊重她的意願。

池端玲名的寶寶招財,還未出生就替媽媽接了廣告代言。碧麒沃客提供
池端玲名的寶寶招財,還未出生就替媽媽接了廣告代言。碧麒沃客提供

即將升格新手媽媽的池端玲名已作好萬全準備迎接新生命,狂買育兒用品;她笑說:「前陣子我去夏威夷休假時帶了一個全空的行李箱,結果回日本的時候裡面塞滿小朋友的衣服及商品。我覺得當媽媽是個真的神秘的事情,像我這麼愛買東西的人,結果現在看的全是寶寶的東西,把錢都在寶寶身上了,現在的心態就是寶寶幸福媽媽就會覺得非常幸福。」

蔣偉文在friDay影音《國際橋牌社》飾演政壇新秀,角色今(7日)正式登場。蔣偉文透露,該角色原型是趙少康,當接到邀約時,心裡既緊張又激動,覺得對方是「偶像」,老婆還上網找了趙少康年輕時的照片,找了舊式的眼鏡給他戴上,直呼神韻有8分像。

蔣偉文自認優柔寡斷,但角色個性做事果決、破釜沈舟,與自己個性相當反差,演起來特別過癮,甚至為了一展角色演說時要號召眾人響應之氣勢,被導演要求講話語速要比平常快2倍,讓平時在主持廣播節目的他視為是最大挑戰,「廣播節目只聞其身不聞其人,所以在主持上口條自然要清晰且有情緒,才能吸引聽眾持續收聽。」

蔣偉文(左)在《國際橋牌社》神還原趙少康。(圖/friDay影音) 
蔣偉文(左)在《國際橋牌社》神還原趙少康。(圖/friDay影音) 

此外,近期武漢肺炎疫情蔓延全球,他透露今年一家大小在美國過農曆年,返台前夕接獲公司提醒,記得在美國買一些口罩回台,他在拉斯維加斯跑了四家有販賣口罩的商店,沒想到都缺貨,一問才得知都被亞洲人給收購了,才驚覺疫情相當嚴重。所幸,蔣偉文一家大小日常都有戴口罩的習慣,儲備了不少口罩,「尤其我愛下廚,做料理時,我老婆叮嚀一定要戴口罩,因根據統計,台灣廚房大多是密閉式空間,長期吸做菜時的油煙,容易導致罹患肺腺癌!」《國際橋牌社》每週五晚上八點friDay影音獨家播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