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yletc

太執著的戀情都會慘敗!反覆使人受傷的2個原因


沒有一段關係是失敗的,只有與期待不符的結果,如此而已。
(圖/weheartit.com)

我覺得愛情的兩個最大迷思,就是:對永遠的執著、對唯一的執著。所以我們老想著「那些沒有長達永遠的戀情都叫作失敗。」「若我不是唯一,他/她就不是真的愛我。」,在愛情裡反覆受害。

我期待的永遠,是渴望那甜蜜的片刻可以無限延長與擴大。如果是這樣的永遠,就容易許多,只要在甜蜜的當下,全心全意地享受,一絲都不要浪費,就可以嚐到永遠的滋味了。永遠是一種感覺,而不是時間的長度。有些人就是註定來陪我們一陣子,不是一輩子。

我在巴黎唸書時,談了一段既不永遠也不唯一,過程撲朔迷離、結局莫名其妙,但如今想來依然很值得的戀愛。他叫克雷蒙,我們在一起時間長,但相處時間卻極短,因為戀愛才剛開始我就回台灣了,遠距戀愛一直呈現有一搭沒一搭的狀態,約會很貴,見一面要四萬多塊台幣、十五個小時以上的飛行,實在不是想見就能見。我帶著奮力一搏的決心來維持這段關係,但還是告吹。

(圖/FB@百吻巴黎Kiss.Paris-楊雅晴)

去年某個傍晚,既不是我生日也不是克雷蒙生日,但他卻突然捎來即時通話,接著非常興奮地告訴我,他要當爸爸了。我在台灣他在巴黎,兩人距離一萬公里,時間差了六小時,但他那無與倫比的雀躍,衝破時空一絲不差地傳到我這裡來了。我腦中甚至浮現他手舞足蹈、跳上跳下的模樣,此刻他極有可能真的在做這些動作。很替他高興,但卻又有些不爽。五味雜陳。

因為我是在克雷蒙最失意的時候認識他的,每次約會都要聽他埋怨人生的不順遂,並且肆無忌憚地對我投射不安全感。我好想跟他甜蜜地散散步、在路邊隨便吃一張可麗餅,不好吃也沒關係,只要他不要一直苦著臉說自己有多慘就好。但沒辦法,當時他就是那麼慘,無法作假,他是個真實的人。

那幾年他辛苦我也辛苦。付出了很多,戀情依然無情地死去,心碎一地。我當時不停安慰自己,跟這麼消沉的人在一起太辛苦了,分手才好。然而在那通電話裡,克雷蒙整個人是如此振奮、喜悅,一副被愛充滿的模樣。我從來沒見過他這個樣子,甚至可以說連一點跡象都沒嗅到過。「這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克雷蒙嗎?」原來他也會因為要當爸爸而興奮、會對人生充滿幹勁與熱忱,原來他是可以這麼快樂的。我心底不禁幽幽地怨道:為何我就那麼倒楣?是遇到人生低谷中的克雷蒙。

記得我的日記裡有著這麼一段不知在哪本書裡讀到的話:「沒有一段關係是失敗的,只有與期待不符的結果,如此而已。」一語驚醒夢中人。和克雷蒙的戀情與我的期待確實不怎麼相符,不僅讓我覺得這段關係很失敗,也讓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的人。其實所有的關係包括朋友、家人、陌生人……總結起來是有好有壞,滿平衡合理的不是嗎?但親密關係壞掉,就令人特別難以釋懷。

尤其,有些戀愛實在稱不上快樂,幾乎從頭到尾都在互相折磨,簡直像是相約來見識彼此黑暗面的,卻歹戲拖棚、耗去大好青春,最後分手分得心有不甘,分完還得痛苦很久。遇上這樣的戀情,很難不覺得自己失敗。但就像那段話說的,沒有一段關係是失敗的,只有與期待不符的結果,如此而已。真的是這樣啊,只不過常常要等到事過境遷很久才看懂,看懂之後,又過了很久才對此心悅誠服。

(圖/weheartit.com)

這段關係讓我挫敗許久,但事過境遷之後仔細想想,沒什麼所謂失敗。那就是當時的我跟當時的克雷蒙最合適的狀態,沒辦法只是用甜蜜、快樂、永遠、唯一來衡量這段關係,我們的緣分不在創造粉紅戀情,倒是很盡責地陪伴彼此渡過一段焦慮的幻象。

有的愛人教會我們溫柔與寬容,有的則激發我們抓狂的極限;有的愛人讓我們懂得奉獻,有的讓我們享受尊重;有的伴侶使我們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讓我們看見自己的好,有的伴侶則讓我們覺得自己糟透了……愛人有好多面貌,而敢愛,便能夠讓我們成長擴張。這就是愛情帶來最大的禮物,如果我們只認得出永遠跟唯一,那真是虧大了。

▍本文摘自《親愛的女生:去做每一件妳所喜歡的事情,去成為妳想成為的美好》

作者:楊雅晴

簡介:從狂放少女到溫柔母親,一位霸氣女子細細寫來關於女人在生命之中會遇到的各種迷魂障,和所有人一起跨越「身為女人該如何如何」,轉向不同的選擇,跳脫固定的框架,活出理想中的人生。

《親愛的女生:去做每一件妳所喜歡的事情,去成為妳想成為的美好》書封(圖/出版社提供)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