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

星談心/被《棒棒堂》打槍 大飛改當「模王」圓音樂夢

星談心/被《棒棒堂》打槍 大飛改當「模王」圓音樂夢
對音樂雖然充滿理想,但大飛對表演的態度不限於任何形式。(圖/侯世駿攝)
去年大飛和澎恰恰翻拍台版《魷魚遊戲》,讓更多人看到他不同於以往的表現。(圖/截自大飛IG)
去年大飛和澎恰恰翻拍台版《魷魚遊戲》,讓更多人看到他不同於以往的表現。(圖/截自大飛IG)

大飛10年前自《大學生了沒》發跡,入行後積極耕耘綜藝、影劇,多以綠葉角色亮相。去年他和澎恰恰翻拍台版《魷魚遊戲》,不只戲劇邀約主動找上門,三級疫情後就接下四部作品,角色份量也比過往吃重不少,對外亮相的機會自然變少。大飛笑說自己一度被誤以為想轉型,但他認為「各方面都是表演,限制就會把自己的路越走越窄。」其實他還有個音樂夢,4年前他成立樂團「YellowBlack」,自掏腰包推出7首單曲,砸超過百萬預算,但大飛甘之如飴,更預計在今年推出完整專輯。

大飛勤於健身,身材線條鍛鍊得相當好。(圖/截自大飛IG)
大飛勤於健身,身材線條鍛鍊得相當好。(圖/截自大飛IG)

大飛從小就有表演天份,經常模仿班導、同儕,國中時他受外國樂團影響,開始學習吉他、錄音,一心嚮往演藝圈發展,卻到大三那年才等到機會。起初他想報名《模范棒棒堂》,但工作人員看完照片後將他分配到《大學生了沒》,大飛笑說:「我那時候覺得我是偶像,後來發現我不認識自己,如果選擇算了,我就沒有表演機會了。」

從小就有表演慾的大飛,一心嚮往演藝圈,也很努力朝這方向發展。(圖/侯世駿攝)
從小就有表演慾的大飛,一心嚮往演藝圈,也很努力朝這方向發展。(圖/侯世駿攝)

但相較於同梯的夏和熙、小優等班底,大飛自認是邊緣人物,急於表現卻苦無機會,後來他拍攝《軍中樂園》,導演鈕承澤的一番話讓他領悟「急不了」,他決定改走「持久戰術」,在節目中一路從大三待到研究所畢業,也收穫不少知名度。

大飛原本希望從偶像節目《棒棒堂》出道未果,但在《大學生了沒》開出屬於自己的演藝路。(圖/侯世駿攝)
大飛原本希望從偶像節目《棒棒堂》出道未果,但在《大學生了沒》開出屬於自己的演藝路。(圖/侯世駿攝)

不過大飛並沒有忘記音樂夢,他原本想在大學畢業前參加《星光大道》,「我想給自己最後一次機會,如果沒有,我就去好好當兵,好好當普通人走幕後。」偏偏事與願違,那年沒有《星光大道》,公司建議他挑戰《超級模王大道》,反而讓他走出屬於自己的一條路。

入行10年,大飛涉略各領域,他坦言有賺到錢,但為了圓音樂夢「花得也快」。約4年前,他歷經工作低潮,當時他靈光乍現,「我能不要等的就是創作,那時正瘋新媒體時代,我就組樂團,做我喜歡的音樂。」YellowBlack成軍近4年,至今推出7首單曲,詞曲全由主唱大飛一手包辦,也是他掏腰包製作,連表演都由他先墊錢。

大飛4年前成立樂團「YellowBlack」,陸續有單曲作品推出,也砸了超過百萬預算。(圖/截自大飛IG)
大飛4年前成立樂團「YellowBlack」,陸續有單曲作品推出,也砸了超過百萬預算。(圖/截自大飛IG)

大飛直言拍MV最燒錢,隨便都得砸10、20萬,好在自媒體興盛,許多新鮮人想累積作品,讓他拍攝預算大幅降低。不過大飛在音樂路上仍投資破百萬,但他樂觀表示,「我沒把錢都砸這身上,我不會因為音樂讓自己餓死,這樣太笨了,所以我還是會抓一個預算出來。」他也感謝好友春風力挺,之前他舉辦生日會,春風不只霸氣花錢支持,當天更自願當招待,只要粉絲要求拍照通通來者不拒。

對投資副業頗有想法的大飛,將過去的投資經歷當成借鏡。(圖/侯世駿攝)
對投資副業頗有想法的大飛,將過去的投資經歷當成借鏡。(圖/侯世駿攝)

去年全台歷經三級警戒,大飛與大根、阿虎共同經營的餐酒館「你覺得呢」,因疫情波及生意大受影響,虧超過100萬,加上大飛希望專注於演藝工作,去年便和投資夥伴提出退股,大夥開會討論後也欣然同意。雖然餐酒館投資黯然收場,但大飛對副業仍躍躍欲試,「很好的是,我現在就會知道這個經驗,之後要再弄就比較容易。」尤其公司聚餐開銷大,大飛表示未來不排除跟公司同仁合資小型餐酒館,「這一行不喝酒偏少,大家還是會小酌幾杯,可能會跟酒精整合。」

※提醒您,飲酒過量有害礙健康,酒後不開車,安全有保障。

沒有參加到《星光大道》節目,大飛卻在《超級模王大道》發揮了模仿搞笑的才華。(圖/侯世駿攝)
沒有參加到《星光大道》節目,大飛卻在《超級模王大道》發揮了模仿搞笑的才華。(圖/侯世駿攝)

猜你喜歡

TOP

  1. 花蝴蝶鑲鑽了!天后瑪麗亞凱莉攜手蕭邦推出全新高級珠寶系列
  2. 坐在「島嶼上的飯桌」前 打開記憶食譜訴說土地故事
  3. 韓團AB6IX訪台延期 明年2月原場地開唱
  4. 走進綠意中 讓大自然療癒你! 雲林首創森林療癒季開跑
  5. 台北國際旅展即將登場!北投麗禧溫泉酒店年度唯一住宿泡湯券71折起!